1. <noscript id="ljue4"></noscript>

      <bdo id="ljue4"><th id="ljue4"></th></bdo>
      1. <tbody id="ljue4"></tbody>

        <track id="ljue4"></track>

        <noscript id="ljue4"></noscript>
        <tr id="ljue4"></tr>

        最伟大的淮安人,中医大家吴鞠通

        作者:淮安在线网 / 公众号:haccoo 发布时间:2019-06-15

        很多名医大家的从医之路都很类似,往往就是小时候家人有病无法医治,眼睁睁的看着亲人受病痛折磨,却无能为力,从此学医,走上从医之路。
        吴鞠通,名瑭,字配珩,号鞠通,淮安人。吴鞠通年少时,父亲得病,家人便找来医生,医生居然诊断不出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反复找了许多医生,都看不出来是什么病,只能在病痛的折磨中死去。这深深地触动了从小学习儒家经典以孝为先的吴鞠通,他为自己不懂医术,眼看病魔夺取父亲的生命,甚至连父亲得的什么病都不知道,他感到非常难过,产生了学医的强烈愿望,于是弃儒学医。但是不幸接踵而来,学医四年后,他的侄子因患喉炎而发烧很严重,请来医生因医治不当反而病情加重,连话都说不了。后来又请来几位医生,都因方法不对头,导致病人病情恶化而死去。此后吴鞠通更加发奋学医。
        吴鞠通26岁离开淮安,来到京城,参与《四库全书》医书部分的抄写检校工作,读了吴又可《瘟疫论》深受启发,又研读晋唐以来各家学说,收益不浅,于医学知识大有长进。
        吴鞠通读了十几年的医书,却从来不给人看病。他广交名士、名医,经常和朋友们交流讨论医学,他们深深的为吴鞠通的医学学识所折服,屡劝吴鞠通出来行医,但吴鞠通仍然觉得自己火候不到,不敢妄自给人看病。
        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京都大疫流行,不少病人因治疗不当而死亡。当时的名医们也都束手无策,纷纷恳请吴鞠通悬壶出山,以济万民。吴鞠通利用叶天士之法奋力抢救,抢救了数十病人,名声大振。
        但是面对数以万计的患者,让当时觉得自己学医未成的吴鞠通痛心疾首,他的境遇竟与汉代张仲景感于宗族数百人死于伤寒而奋力钻研极其相似。吴鞠通继续发奋读书,精究医术。
        在治疗1793年的瘟疫以后,吴鞠通的医名就开始被人们所知了,前来求诊的人日益增加,吴鞠通也开始大展拳脚。
        我们来看看吴鞠通在第二年治疗的一个医案吧,都够引人入胜的。二月初四日,有位陈同志的家属来请吴鞠通,说这位三十二岁的陈同志病得很重,吴鞠通一听,赶快和来人就出发了。这个时候北京的天儿还冷着呢,刚刚刮过的风沙使得满城都笼罩上了一层尘土,吴鞠通裹着棉袍,来到了患者的家里。
        这位陈同志病得果然不轻,躺在床上,全身浮肿,肚子胀得老高的。吴鞠通一看,的确严重,于是赶快诊脉,脉是沉弦而细,仔细询问后得知,水肿是从头部开始肿起的,现在口中经常有血块出现,耳朵已经听不到声音了,眼睛也似乎看不见东西,尤其骇人的是,只见患者鼓胀的肚子上,满都是暴起的青筋。
        吴鞠通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个脾阳衰败,肝气郁勃的证候啊。
        顺便说一句,在中医里面,认为脾属土,具有统摄津液的作用,如果脾阳不足,那么体内的水湿就会泛滥,其中一个最主要的症状就会是水肿,比如有的人经常感到四肢肿胀,大便溏泻,这都是水湿泛滥的表现,服用一些补脾的药物后,这种情况就会明显的改善。
        这个时候吴鞠通倒是没有想到先补脾,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病情已经很危急了,患者听力、视力都出现了问题,此时使用缓慢的补脾策略恐怕就来不及了,好在人家吴鞠通看过的书多,方法也多,略微沉思,立刻想到了一个好的方法。
        什么方法呢?原来是孙思邈用过的一个奇方,叫鲤鱼汤。
        具体的方法是:让患者家属去买条大个的活鲤鱼,不去鳞甲,不开刀去内脏,直接扔锅里,够生猛的,加葱一斤,姜一斤,等到煮熟的时候,再加入醋一斤,然后给患者随意服用。
        患者家属一听,什么?喝鱼汤也能治病?那好啊,立刻迅速行动,买来了一条六斤的大鲤鱼,如法炮制,就给陈同志喝起了鲤鱼汤。
        这鲤鱼汤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估计是又酸又辣,总之是喝足了一昼夜,结果您别说,逐渐的陈同志就能够看见东西了,耳朵也好使了,神气清爽,只是全身的肿胀还没有消除。
        全家一看,嘿,这位吴鞠通先生敢情是真有本事,果然是请对了人啊。 于是再请吴鞠通到家里来,进了屋子一看,高朋满座,怎么回事儿呢?原来,听说吴鞠通用鲤鱼汤见了效果,原来给陈同志治病的那些医生都跑回来,想看个究竟。
        吴鞠通说:“《内经》里面说这种病,如果是从身体的上部先开始肿,最后是下面肿得厉害的,别管下面肿得多厉害,也要先治疗上部,我们陈同志这个病,显然是从头开始肿的,那我就要用发汗之法,去掉上部的水肿啊。” 于是就开了《伤寒杂病论》中的麻黄附子甘草汤,这方特简单,就三味药:麻黄、熟附子、炙甘草。
        这个方子刚刚写完,还没有加上份量呢,旁边一位叫陈颂帚的医生就撇起了嘴,说:“这个方子绝对没有效果!”
        吴鞠通很纳闷,就问:“您怎么就知道没有效果呢?”
        陈颂帚医生说:“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使用过这个方子,没有效果嘛。” 吴鞠通笑了:“陈先生您用这个方子没有效果,但是我吴鞠通用它可能就有效果!”(此方在先生用诚然不效,予用或可效耳)。
        这个时候,大家听了无不感到十分的好奇,在座的有一位叫王谟的医生就忍不住问了:“这我们可就纳闷了,同样一个方子,药也就那么三味药,也没有什么加减,怎么陈先生用就不灵,你吴鞠通用就灵?难道是这些没有灵性的草木,就只听你吴先生的号令吗(岂无知之草木,独听吾兄使令哉)?同样是做医生,怎么用药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这事儿大家就都奇怪了,这吴鞠通难道会什么法术? 吴鞠通看到大家如此奇怪,就解释到:“这是有原因的啊,我们陈先生为人性情忠厚,‘其胆最小’,他当时一定是怕麻黄发汗的力道大,就少少地用了八分,附子保护阳气,就用了一钱,用附子来监制麻黄,然后又怕麻黄、附子两味药的药力大,又重用了药性缓和的甘草,用到最多,一钱二分,来监制麻黄和附子,等到这个方子用了一付,没有效果后,一定用了阴柔药较多的八味丸了,八味丸平稳,这才敢加大份量使用,这么个治法,怎么能取得效果呢?”
        啊?有这回事儿吗?在座的有手特快的,一位叫陈荫山的家属赶快进入内室,拿出了陈颂帚医生二十八日开的方子,一看,份量与吴鞠通所猜测的一点儿都不差,大家当时差点都笑喷了,说:“老吴同志你太神了,连这个都能猜出来?”
        吴鞠通说:“嗨,我和老陈太熟悉了,这些日子我们俩总一起去看病,我对他可是太了解了,说多少次了,他胆儿还那么小,这人,整个一没办法儿了。”
        大家于是就催着吴鞠通把方子的份量添上,看看吴鞠通胆子能大到什么地步。
        吴鞠通提起笔,在每味药的后面加上了份量:麻黄二两、附子一两六钱、炙甘草一两二钱。
        黄麻、附子、甘草汤
        大家一看全晕了,有手快的就要捂住吴鞠通的方子了:打住!打住!我们说你胆子大,也没让你玩儿命啊,好嘛,麻黄二两,这不要了命了吗?! 顺便加上一句,现在如果药店看到这个方子,能直接把持方者打出去,后面我们会看到,清朝时候的药店看见这个方子也晕菜了。
        吴鞠通倒是感觉到没有什么:“怎么了,就是这个份量啊,没有写错,我附子用得少麻黄四钱,是为了让麻黄出头;炙甘草少附子四钱,是为了让麻黄和附子出头,炙甘草只是坐镇中州就可以了,这有什么啊?”
        大家都急了:“这,这麻黄有这么用的吗?”
        这个时候,倒是陈颂帚医生说话了,他说:“没事儿,我敢担保没有问题。”
        啊?大家一想,你别不是刚才被气糊涂了吧,于是纷纷说:“你赶快靠边站着,别乱说话,还你担保,你麻黄才敢用八分,连一钱都没到,还敢担保这麻黄用到二两的?”
        这位陈颂帚医生还真没被气糊涂,他说:“我前两天在菊溪先生那里治疗产后郁冒,用了当归二钱,被我们老吴同志看到了,痛责了我一顿,说当归是血中的气药,气燥,最能窜阳,产后阴虚,阳气本来就要上越,这个时候能够用当归吗?现在麻黄比当归的药力大的不止百倍,我用当归他都那么训斥我,如果心中没有把握,还敢用这么多的麻黄吗?”
        嘿,大家一听,也有道理啊,敢情糊涂人也有明白的时候啊。
        吴鞠通这时向大家解释说:“各位也别担心,各位无非是怕麻黄量大,发太多的汗亡阳了,我虽然开的份量重,但也不一定非要喝那么多,我们是一小杯一小杯地喝,等要一出汗,后面的药就不用再喝了,所以各位也不用担心,反而我倒是觉得这个患者阴寒太重,这么多的药恐怕还发不出汗来呢。” 于是患者家里这才放心,就让仆人去药店抓药,这个药店叫仙芝堂,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了,反正店家一看这个方子,当时脑袋就嗡的一下,差点气爆了:“这是什么医生,把麻黄二钱给写成麻黄二两了,拿回去改!”
        仆人说:“就是这个方子,份量没写错。”
        店家:“没写错?得,那您爱哪儿买哪儿买去,我们可不敢卖,好家伙,我打学徒到现在也在药行混了几十年了,也没见过这么开方子的。”
        最后,还是陈同志的家里人亲自来药店,算是买回来了药。
        结果吴鞠通判断得还真准确,我们陈同志把整个这些药都喝了,愣是没有出汗!
        看来这阴寒的确是太重了,要知道,这麻黄可是发汗的重剂啊,后世一般的医生都不敢用呢,有的发了汗以后汗止不住都有虚脱的,敢情这位陈同志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第二天,众人又都来了,一看,什么?愣是没有汗?得,汗不出者死啊,这病我们看是没救了。
        只有吴鞠通没有摇头,他坐在那里,仍旧目光炯炯,他说:“大家先别放弃,如果是死症,那前面服用的鲤鱼汤就应该没有效果啊,这样吧,我模仿仲景先师用桂枝汤后服粥助汗的法子来试试吧。”
        各位,这桂枝汤又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张仲景在桂枝汤的方子后面强调说明了服用的方法,就是在喝了桂枝汤后,这还不算完,要再喝上热稀粥一碗,以助胃气,这样才能使得身上微微地出一层汗,很多人都不注意这个服法,结果没有出汗,病也没好,就责怪说桂枝汤没有效果。
        吴鞠通这次独出心裁,没有用热稀粥助胃气,而是选择了鲤鱼汤,他让又买来了一条四斤重的大鲤鱼,熬成汤,然后喝一小碗药,紧接着就喝一小碗鲤鱼汤。
        结果,奇迹发生了,在患者服用了第一轮以后,家里人就发现,咦,怎么眉毛以上出汗了?!于是,休息一下,再喝第二碗药,然后接着服用一碗鲤鱼汤,这回,上眼皮以上开始出汗了。再服一轮,汗就出到了下眼皮;再服一轮,鼻子以上开始出汗;再服一轮,上嘴唇以上开始出汗,就这么着,每次出汗的部位向下移动大约一寸左右,结果一昼夜以后,正好服完了一付汤药,也把鲤鱼汤都给喝光了,到这个时候,汗已经出到了膝盖以上,肚脐以上的肿已经消了,但是肚子仍然胀大。
        到了初六这天,吴鞠通再次出诊,患者的家属已经很高兴啊,觉得这个病这么治下去该很快痊愈了。
        吴鞠通却皱起了眉,他说:“《内经》说过,汗出如果没有到脚,那么患者仍然会死的啊,大家不要太乐观了,现在是身体下部水肿了,让我们开始利小便,让水从小便而去吧。”
        于是,就开了五苓散这个方子(五苓散,《伤寒论》中的方剂,用来治疗水蓄膀胱,气化不利之证),这个方子也是特简单,就五味药,有猪苓、茯苓、泽泻,再加上桂枝和白术,有温阳利水之功。
        结果是这个方子连着服用了十五天,一点效果也没有,病情也没有任何的加重,这下陈同志的家属有点沉不住气了,那位陈荫山同志把吴鞠通拉到一边,客气地说:“吴先生,您前面用的麻黄那么的出神入化,这次却小便一点都不出来,怎么办?要不换个方子试试?”
        吴鞠通叹了口气,说:“这次的药之所以没有见效,是买的药的质量不好啊,今天你一定去想办法买到上好的肉桂,如果仍然是前面买的那种,我明天就不来开方了,开了也没有用啊。”
        各位,吴鞠通的这句话可透露了大玄机了,这说明吴鞠通对五苓散中的桂枝理解的是肉桂的,对于这个问题,历代一直在争论,核心是张仲景使用的桂枝,到底是细细的树枝还是厚厚的肉桂,这是一棵树上不同的部位,有很多人认为是肉桂,因为张仲景总在桂枝后面标注要“去皮”,现在桂枝那么细细的,还哪儿有地方去皮啊?总之两种观点都有,现在临床中基本用的是细细的桂枝。
        吴鞠通吩咐了以后,患者家属不敢怠慢,赶快到处购买,结果第二天就买来了新鲜的紫油安边青花桂,吴鞠通看到这个上好的肉桂,说:“好!得此桂,一定会有小便的,只是怕小便出来后人会虚脱,因为他气虚啊。”
        于是把五苓散的份量加到二两,又多用了肉桂四钱,然后用了东北的人参三钱,同时吴鞠通告诉患者家属,各位别大意,多准备几个盆,放在床下,就让他在床上尿,等明天再换床。
        您该问了,没这么夸张吧,能尿那么多吗?
        结果是,从半夜子时开始,尿就通了,然后就开始了没完没了的尿,家里人就在床下面换盆,到了早上,一共尿了三盆半,吴鞠通在上午来到患者的家,一看患者,自己都不认识了,只见患者身上像个空的布袋。
        于是,吴鞠通开始给陈同志调理脾胃,等到一百来天以后,这个患者就痊愈了。
        为了纪念和学习这位伟大的中医学家,家乡人民为其建有吴鞠通中医博物馆、吴鞠通中医研究院等。
        吴鞠通所取得的成就是温病学派的最高成就。对中医学的贡献,可以说使得中医的基本治法在外感病和热性病方面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在划分中医“四大经典”的时候,有一种划法,就是将吴氏的《温病条辨》与汉代的《黄帝内经》、《伤寒论》和《神农本草经》并列为中医必读的“四大经典”。可见该书在中医理论发挥上的重大意义。吴鞠通,是中国医学史上不可多得的具有建设性的代表人物之一,对后世的影响将会不可估量。

        关注淮安在线网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
        香港马会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香港马今开奖结果一百度-香港马经资料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