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script id="ljue4"></noscript>

      <bdo id="ljue4"><th id="ljue4"></th></bdo>
      1. <tbody id="ljue4"></tbody>

        <track id="ljue4"></track>

        <noscript id="ljue4"></noscript>
        <tr id="ljue4"></tr>

        生理期决定了女人衰老速度,准!

        作者:情话拾读公众号:qhsfang发表时间 :2019-05-21


        愿有深情可回首
        沐安安跳江死了,傅斯年疯了一般将徐子妗从家里拽出来,飙车到了珠江大桥。
        云层低沉,大雨噼里啪啦的砸下来。
        徐子妗环抱着肩膀,冷的声音都在颤抖,“斯年……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傅斯年那张英俊的脸庞如同寒冰一般冷硬,狠狠地将推倒江边的护栏上,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掐着他的下巴,眼底的恨意就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的火焰一般,几乎让她灰飞烟灭。
        “徐子妗,你很得意是不是?你的一通电话,就逼的安安从这里跳下去……”
        轰隆——
        惊雷炸响,像是要将这天地都劈开一般。
        徐子妗呼吸一窒,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沐安安跳江了?
        她拼命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傅斯年的双眸猩红,他凶狠的瞪着徐子妗,忽而,他冷笑一声,“徐子妗,就算没有安安,我也不会爱你!”
        “你误会了……我没有……”徐子妗的语言有些乱,她很想解释什么,可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也说不清楚。
        而这种抵死不承认看在傅斯年的眼中只觉得这个女人更加可恶,手指的力道大的像是要将她的下颚捏碎一般。
        “误会?三年前你逼走安安是误会?逼我娶你是误会?丧尽天良的教唆流氓想要毁了安安也是误会?徐子妗,你怎么不去死!”
        那一字一句里的恨意化成刀子,齐齐刺进她的胸口,全身的力气顿时消失殆尽,她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刺啦——
        男人蛮横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布料裂开的声音让徐子妗回神。
        “不……”徐子妗抓住他的大手,苍白着一张脸,祈求的看着他,“不要……”
        徐子妗吓得大哭起来,她挣扎着,恐惧和不安几乎将她湮没,远处不断经过的车辆和行人让她惊恐的瑟瑟发抖。
        如果被人看到了,她还怎么做人!
        傅斯年怎么可以这么羞辱她!
        “斯年……你别这样……我求你了……我好怕……”
        傅斯年勾起薄唇,那弧度里带着刻骨的冷漠,“安安也很怕,她也在一直求饶,可你没有放过她。所以,你有什么资格求我?”
        “我没有做过那些!”徐子妗嘶吼着,夺眶而出的眼泪混合着雨水,“傅斯年,我们就要做父母了!为什么你不能对我多一点信任!”
        男人的瞳孔骤然锁紧,幽深的眼瞳里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
        “你说,怀孕了?”
        “是啊。我有你的孩子了……”徐子妗轻轻地握住他的手,哭着,“你摸一摸……”
        结婚三年了,她一直独守空房,徐子妗觉得她这辈子就这样了。
        谁知两个月前的那场意外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僵局,这个意外到来的孩子让她看到了幸福的希望。
        她一直在家里等着他,也一直再想傅斯年知道自己要做爸爸之后会不会跟她一样开心,然而,她没有想到沐安安自杀了。
        “我承认我不喜欢沐安安,可我绝对不会再孩子来临的时候去害她。斯年,你相信我好不好?”
        她抬头望着他,眼中都是卑微的希望,但是男人的神情却越发冷漠,用力分开她的腿,狠狠的、无情的打碎了她的幻想。
        “啊!”
        整个人像是被劈开一般,疼痛让她禁不住痉挛。
        可更痛的是徐子妗那一颗心。
        仿佛被扔在地上,又被碾成碎片。
        男人冷幽幽的声音随着惊雷一起传进她的耳中,“徐子妗,你胆子不小,敢用怀孕来骗我!安安就是被你的诡计骗的自杀的吧!”
        徐子妗瞪大眼睛,眼中微弱的光芒被绝望侵蚀,“没有……我没有骗你……我……啊……我真的怀孕了……”
        傅斯年用力的揪住她的头发,“是吗?我从来没有睡.过你,你怎么可能怀孕?徐子妗,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
        徐子妗呼吸一顿,勉强的扯着唇角,“你……斯年,你再跟我开玩笑吗?呵呵……一点都不好笑,会吓到我的……”
        她认识这个男人二十年,也爱了他二十年,哪怕化成骨灰,她也能第一眼认出他。
        那一天晚上虽然漆黑一片,可他的气息不会变,指尖的温度不会变,她就是忘了自己也不会认错自己的男人!
        “徐子妗,你怎么就蠢成这样?就凭你也配怀上我的孩子?做梦!”
        他的声音很轻,却将她的天地掀的天翻地覆,这张她熟悉的,爱恋的俊脸忽然变了模样,就好像是层层伪装的面具被掀开一样,露出狰狞的面容。
        徐子妗打着寒噤,从脚底蹿起的寒意让她再也找不到丝毫的温暖。
        她不配?那谁配?
        沐安安?
        徐子妗紧紧地攥紧拳头,她从未有一刻如此的恨过一个人,也从未如此的不甘。
        铺天盖地的雨化成了根根的钢针,将她的一颗卑微的心刺的鲜血淋漓,但,他生怕她不够,非得亲手撕碎。
        徐子妗笑了,虚弱无比,“傅斯年,你敢这么肆无忌惮的羞辱我,无非就仗着我爱你。”
        “嘘。”男人用手指压住她的唇瓣,“千万别说爱我,多恶心。”
        她怎么配提爱这个字?
        爱他,谎话连篇的偏袒?
        爱他,疯狂的伤害他的爱人?
        如果这就是爱,那他不屑一顾!
        徐子妗面色惨白,傅斯年懒得再看她拙劣的表演,大手用力,将她反身挤在栏杆上,拉起她的纤腰,从后面再度闯/进她的身体。
        徐家的人从骨子里就带着卑劣,不值得丝毫怜惜!
        暴雨咆哮着肆虐着大地,江水滔滔发出呜咽的声音,徐子妗护着肚子,声嘶力竭的求饶,却没有换来男人丝毫的怜惜。
        温热的液体从身体里流出来,滴落在地上,留下殷红的鲜红。
        “求……求你……救我的孩子……”
        她很疼,很慌。
        这个孩子是她最后的希望……
        傅斯年皱起眉头,视线下意识扫过她的身下,鲜红的液体从那里流出来,跟雨水混在一样,绽放出大片的绚烂,刺的他的双眼生疼。
        这……真的怀孕了?
        徐子妗在深夜被送进了医院,身上深深浅浅的痕迹惊到了每一个人。
        “傅先生……”医生小心的看着傅斯年,他面如寒霜,阴沉的气息就如同地狱上来的恶魔一般。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救人!”傅斯年冷冷地扫过去。
        “医生,病人怀孕两个月……”护士焦急的声音传来,医生不敢怠慢连忙进去。
        “X交过度,下体撕裂出血,已有流产征兆,立即准备急救。”伴随着医生急速的声音,徐子妗被推出急诊室,前往手术室。
        看到守在一旁的傅斯年时,医生不忘保证,“傅先生,您放心。我们会尽全力保住孩子。”
        孩子……
        “不必了。”
        医生一愣。
        傅斯年冷冷的声音传来,“不应该存在的东西何必花费精力?”
        “不!”
        徐子妗被疼痛折磨的几乎昏死过去,然,听到男人冷漠的话语顿时清醒过,眼里含着泪水,死死的抓住他的衣角,“斯年,你别这样……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傅斯年眯起眼睛,眼底的光芒越发阴鸷。
        她口口声声说爱他,却这么不怕死的护着跟野男人的孽种。
        心中的怒火越发的猛烈,对她最后一丝的心软灰飞烟灭。
        他伸手,将她的手拽开,那力道大的像是要将她的腕骨捏碎一般。
        徐子妗不肯松手,也不敢松手,“斯年,求你了……”
        然而,没有用,那布料在撕扯下,撕裂开来,她想要再去抓住男人,握在掌心里却只有空气。
        “打掉!”
        冷漠的声音在男人转身的时候传来。
        “啊!”徐子妗凄厉的叫着,“傅斯年,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徐子妗又恨又怒,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从病床上跳了下来,双手护着肚子仓皇的逃跑。
        她要逃!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杀了她的孩子!
        要逃,一定要逃的远远的!
        徐子妗跟一个疯婆子一般,赤着脚在走廊上奔跑,所经过之处,留下一连串的血水。
        然而,不过几步徐子妗就被抓了回来,推进手术室。
        砰!
        手术室的大门合上。
        徐子妗撕心肺裂的惨叫声不断传出来。
        傅斯年淡漠地看着满地的鲜血,眼前忽而闪过徐子妗充满恨意的双眸,一阵钝痛忽然从心脏处传来。
        双眸茫然起来,太阳穴一鼓一鼓的跳动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拼命挣脱一样。
        长廊上,他的身影摇摇晃晃的,整个天地像是在旋转一般。
        之后,傅斯年眼前一黑,身体笔直的栽倒在地上。
        ……
        傅斯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睡在大床上,抬手按压着胀痛的额头,眉头皱的紧紧地。
        “感觉怎么样?”苏西遇穿着白大褂走进来。
        “我怎么了?徐子妗呢?”傅斯年坐起来,看着扎在手背上的点滴毫不犹豫的拔掉。
        苏西遇看到他粗暴的行为,连忙拿了棉签处理他手背上的伤口。
        “她没事儿。”苏西遇道,“倒是你有事儿,忽然晕厥可不是什么好征兆,就算你不愿意住院疗养,也得换一种安宁的生活。”
        “那个孽种流掉了吗?”
        安宁的生活?
        从八岁的那一天开始,他的世界满都是冤魂,怎么可能安宁。
        苏西遇没有说话。
        傅斯年的眉头拧的更紧,脸色越发阴沉,“为什么还留着霆她肚子里的孽种?”
        苏西遇的蹙了蹙眉头,望向傅斯年的眼眸里写满了探究,“斯年,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傅斯年疑惑,“发生什么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苏西遇下意识的否认之后的发生的时候,脸上的神情越发的凝重。
        “徐子妗没什么事儿,这会儿药效过去了,应该很快醒过来了。你这次昏厥,我怀疑……你最少做个彻底的检查。”
        “没有必要。”傅斯年从床上下来,换了衣服从房间离开。
        徐子妗醒来有一会儿,她蜷缩成一团,死死的护着怀里那件血衣,目光呆滞,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人一般。
        傅斯年走进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摆放在桌子上的文件,《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清晰的映入他的眼中。
        更刺眼的还是末尾的签名。
        徐子妗。
        暗红的颜色,竟然是有鲜血写出来的。
        傅斯年眼眸一暗,眸光瞬间凌厉如刀,修长的手指抓起那张纸,阴冷的声音隐藏着怒火,“徐子妗,这就是你的新手段?”
        新手段?
        徐子妗的眼中僵硬的动了动,她终于看向傅斯年,神情木然。
        在他心里,难道她就只会玩弄手段吗?
        一股怒火忽然在心头蔓延,像是要将她的五脏尽数烧成灰烬,她死死的咬着唇瓣,口腔里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就算是手段,也应该是你想要的。傅斯年,我放过你,是不是很开心!”
        她一直笑着,那笑容里带着血和恨。
        够了,真的够了。
        她再也不要爱这个男人了。
        如果不是五岁的时候在孤儿院的一见倾心,她堂堂徐家大小姐也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卑微成这样子。
        她爱他,宁愿收敛了所有的骄傲和人性。
        她爱他,宁愿向情敌卑微祈求,只求她不要来抢她的男人。
        她爱他,宁愿跟爸爸决裂,也要嫁给他。
        曾经她固执的以为只要她不放弃,他总会看到她的好。
        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她的血肉之躯怎么可能焐热一块冰冷的石头。
        徐子妗闭上眼睛,都说人的一生势必会经历生死磨难,而她的磨难大约就是傅斯年这个男人。
        如今,清醒了,明白了,再也没有了飞蛾扑火的勇气。
        就让他们各自安好吧。
        “徐子妗,你怎么会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傅斯年说,“太天真。”
        徐子妗忍不住看向他,他满眼的阴鸷冰冷。
        心脏募然一紧。
        然后,那张捏在他手中的离婚协议书被撕的粉碎,傅斯年扬手,白色的纸屑纷纷扬扬。
        徐子妗心口又是一痛,她万分疲惫,“傅斯年,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斯年俯身朝着她逼近,那样近的距离让徐子妗清晰的看到他眼中刻骨的恨意,身子一僵,忍不住向被子里缩了缩。
        恐惧攫住她心神。
        “徐子妗,我绝不会跟你离婚。一个害死安安的凶手还指望安好吗?”他说,“从这一刻,傅太太这三个字就是你一生的枷锁。”
        她徐大小姐有能力左右法律,那他就自己动手。
        说到底,还是生不如死,更合他的胃口。
        傅斯年的眸光忽而柔软了些许,微凉的指尖将散落在她脸颊边的发丝拨到耳朵,他笑的温柔,“子妗,游戏才刚刚开始。”
        徐子妗禁不住颤抖,脑海中又浮现出昨晚的一切,一颗心直直坠入深渊。
        暴雨之后的天气很好,灿烂的阳光照进病房里,投下温暖的光芒。
        徐子妗将自己缩成一团,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傅斯年早就离开了,可她依旧无法挣脱他制造的梦魇。
        婚姻为牢,判刑终身。
        好狠。
        一个星期后,徐子妗一个人出院,回到家迎接她的是一如既往的冷清。
        第二天,家里打来电话,说爸爸被送进医院。
        她匆匆赶过去的时候,刘姨一个人守在手术前走来走去,十分的焦躁。
        “阿姨……”
        啪!
        徐子妗才开口,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
        徐子妗觉得眼前一黑,旋即火辣的疼痛蔓延开来。
        “谁让你来的!是嫌你爸爸活的太久,要气死他的吗!”
        刘姨虽是继母,却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此时,一直对她疼爱有加的刘姨却满脸怨恨的瞪着她,那模样像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徐子妗腿一软,跪了下来,“刘姨,我知道我以前不懂事,你可以骂我,打我。但是你先告诉我,爸爸怎么样了?你让我去看看他好不好?”
        “想都别想!你有什么资格去看你爸爸!你知不知道徐家破产,你爸爸生死未卜是因为什么!”
        徐子妗哭声一顿,一股惊恐的感觉将她攫住,她不安的看着刘姨,心中充满不好的预感……
        “不会的……他不会的……”徐子妗喃喃自语,像是要说服自己一般。
        “就是他!这一切都是傅斯年做的!就是你挖心挖肺爱着的傅斯年做的!”刘姨冷兄阿哲打碎徐子妗最后一次幻想,“徐家和傅家血海深仇,他回来就是要报仇的!早就说让你离那个男人远一点,你不听非要嫁给这头豺狼!现在好了!徐家没了,你爸爸的命也搭进去了!”
        徐子妗瘫坐在地上,神情呆滞,大脑里一片混沌,刘姨的嘶吼不断的响起,每一字每一句都化成最毒的针,刺进她的心窝,让她千疮百孔。
        刘姨说,“徐子妗,你知不知徐氏为什么一夜易主,都是为了保住你!你逼死了沐安安,你爸爸为了护住你,拿徐氏跟傅斯年交换!”
        刘姨说,“因为你对傅斯年知无不言,徐氏内部机密泄露,负债累累,你爸爸就算熬了这一关余生也要在监狱里度过!那个傅斯年他让你爸爸身败名裂!”
        刘姨推开她,“滚吧!你既然为了一个男人连你爸爸都不要了,那从今以后徐家也没有你这个女儿!老徐是死是活都跟你徐子妗无关!”
        徐子妗失声痛哭,她哀求着,想要见爸爸一面,刘姨却寸步不让,还叫来保安将她赶去医院。
        徐子妗从医院离开之后,飙车去了馨园。
        这个地方是沐安安和傅斯年的爱巢,自从沐安安死了之后,傅斯年就一直住在里面。
        她知道傅斯年在怨她,可沐安安并不是她的,等解释清楚了,这一切都会回复原状的。
        相识二十年,夫妻三年,她怎么都不相信他会对自己这么狠。
        一路上,徐子妗都在这么安慰自己,然而,到了馨园之后她直接吃了闭门羹。
        徐子妗不肯走,夜色降临的时候天空又下起了雨。
        淅淅沥沥的,大地一片的朦胧。
        忽而,一道强光照过来,是傅斯年的车。
        徐子妗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疯了一般挡在车前。
        砰砰砰!
        她焦急的拍着车门,“斯年,开门!开门!”
        司机小心的问道,“先生,是夫人……”
        傅斯年冷漠的看着车窗外那张惨白焦急的脸庞,眸光阴沉,冷冷地开口,“开车。”
        车子擦着她的脚尖驶了进去了,森冷的铁门砰的一声在她眼前合上,无情的将她拒之门外。
        徐子妗站在风雨之后瑟瑟发抖,那颗心也被这风雨冷透了。
        翌日,清晨。
        铁门打开,车子缓缓行驶出来。
        下一秒,一道人影猛地蹿出啦,不要命的冲向车前。
        刺啦!
        轮胎擦过地面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
        徐子妗被吓得紧闭着双眼,看着贴着膝盖的车子,腿一软摔在浑浊的雨水中。
        傅斯年推门下车,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狼狈不堪的女人,“徐子妗,你就是想死也别脏了我的地方!”
        徐子妗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又被大雨淋了一夜,此时早已经到强弩之末,她挣扎了好几次才勉强着从水坑里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冲到傅斯年的身边,冰凉的手指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袖。
        “斯年……”大脑传来阵阵眩晕,她四肢无力,整个人摇摇欲坠,却依旧咬牙强撑着,“徐氏破产了,爸爸也病倒住院了。所有人都说,这都是你指示的。我不信。你是我丈夫怎么会害我爸爸?”
        徐子妗的声音很柔,却很执拗,像是这样就能说服自己一般。
        “我们是一家人啊。”
        傅斯年终于看向她,他朝她笑着。那笑容,那神情,都是她最熟悉,可是她从中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和怜惜。
        他一点点拉开她的手,笑的无情又冷漠,“徐子妗,你到底还要天真到什么时候?”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那是她的世界轰然崩塌发出的声音。
        她茫然的坐在这一片废墟了,遥望着那个高高在上嘲笑她天真和愚蠢的男人。
        徐子妗终于明白,是她一直在自欺欺人,是她一直躲在象牙塔里不肯面对现实。
        这个她爱了二十年,爱入骨髓的男人是幕后的黑手,将她的世界一点点撕碎。
        “不……”徐子妗摇头,她不肯相信,“这不是真的。斯年,你不要这样吓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怨我逼你娶我。我也知道你怨我逼死了沐安安。是我的爱让你窒息,让你只要逃离。都是我的错。我错了。我以后不爱你了,真的不爱了。你放过我爸爸,好不好?我求你了!”
        恍然又想起他那一句,游戏才刚刚开始的意思。
        她也好,徐家也好,爸爸也好,都是他股掌里的游戏。
        “呵!”
        傅斯年冷笑一声。
        放过徐远山?
        那安安怎么办?
        傅家惨死的冤魂怎么办?
        他……又怎么办!
        傅斯年的眸光冷冽,眼中的恨意几欲噬人。
        他忽然出手,拽住她的头发,逼着她看向车内。
        空无一人的后座上端端正正摆着一张黑白照片。
        是沐安安。
        她笑的灿烂,眼中却充满嘲讽。
        她嘲讽,徐子妗,你看你多狼狈。
        “徐子妗,你来告诉我,怎么放过你们徐家?”
        徐子妗心脏骤缩,像是被烫着一般要移开视线,可他不准,将她死死的按在车门上。
        徐子妗的鼻子一酸,眼泪霎时下来。
        “傅斯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所有的错都是我造成的,我可以把命赔给沐安安,只有你高抬贵手,我爸爸老了……我求你了!”
        “你的贱命怎么能安安相比。”傅斯年狠狠的将她甩开,掏出手绢仔细的拭擦手指,像是沾上什么脏东西一样,“不过,也可以你一个机会,就看你有没有诚意?”
        徐子妗心中不安,却还是一口应下,这已经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傅斯年将手绢扔到她的脸上,“今天安安下葬,刚好缺一个披麻戴孝的。”
        西山墓园。
        沐安安的葬礼轰动全城,江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徐子妗身穿孝义,卑微的跪在沐安安的墓前,麻木的磕头答谢。
        各方打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徐子妗堵住耳朵不肯听,可这些人会说什么,她早就清清楚楚。
        他们称赞傅斯年重情重义。
        比如,沐安安跳江之后,傅斯年亲自下水找人。
        比如,为了让沐安安瞑目,他毁了徐家,逼的岳父病发住院。
        比如,他以丈夫的身份为沐安安举办婚礼,让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妻子披麻戴孝。
        他们如此恩爱情深,只有她和她二十年的爱恋是个笑话。
        旭日高升,太阳火辣辣的照射着大地。
        跪了这么久,她两条腿都已经没有知觉了,冷汗布满了额头,双颊潮红一片,眼前的世界都在摇晃。
        她整个人已经是强弩之末,却咬紧牙关,逼着自己坚持下去。
        傅斯年想用这种办法羞辱她,她必须承受,否则他更不会对徐家手软。
        随着时间的推移,吊唁的人已经离去,空荡荡的墓碑前只剩下她一个人。
        忽然,一道尖利的声音传来。
        “哟,这位不是高高在上的徐大小姐吗?您跪在这里做什么?说起来,您今天的造型可真漂亮,也就您这样天生丽质的美人儿才能撑起来。”
        徐子妗勉强抬头看过去,模模糊糊的视线中是几个年轻的女子。
        她们都很面熟,徐子妗想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都是沐安安的好闺蜜。
        她们这会儿找上她,想要做什么一目了然。
        “滚开!”徐子妗毫不留情,哪怕她再落魄也不是这些人可以羞辱的。
        “还真以为你还是江城的那个第一名媛?徐家倒了,徐远山也要死了,你这个落架的凤凰比野鸡还不如?”
        “薇薇,你说的可不对。人家徐大小姐不是还有傅家在背后撑腰吗?说起来,徐大小姐的眼光可真好,挑了这么一个好老公。傅斯年现在可是江城的无冕之王,端是风光无限。可惜没准什么时候就被傅斯年甩了。”
        这些人你来我往的,讥讽的语言毫不留情的甩在徐子妗身上。
        时间不长,傅斯年派人叫她过去。
        徐子妗好半天才从爬了起来,跪的时间太久了,双腿已经麻木的没有知觉了,没走一步都像是有千万根针刺进筋脉里。
        徐子妗紧咬着唇瓣,勉强的迈着脚步,傅斯年召见,她就是爬也得爬过去。
        那些人好不容易堵到徐子妗哪里肯这么轻易的让她走人。
        “想逃?想的美!”
        徐子妗漠然的看着眼前的挡路人,“你们想怎么样?”
        “徐子妗,你怎么有脸说这句话!你逼死了安安,还故意惺惺作态的来她墓前恶心她,不就是想她死后不得安宁吗!你做梦!你不是喜欢抢别人的男人,被男人上吗?这就成全你!姐妹们,扒了她的衣服!”
        徐子妗脸色大变,“滚开!给我滚开!”
        然而,徐子妗太虚弱了,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被她们推倒在地上,身上的衣服也被扯开。
        徐子妗恨的不行,从未有过的耻辱在她心中蔓延。
        她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些侮辱!
        她只是深爱了一个男人,就要得到这种报应吗?
        心中的怨恨,委屈,不甘统统爆发了,她抓住地上的石头,疯了一般朝着那些砸过去,“滚开!给我滚开!”
        “啊!好疼!我的脸!”
        徐子妗的头发散落了,衣服也被扯开几颗扣子,额头上的鲜血流下来让变得狰狞,明明虚弱的站都站不住了,可那双眼里燃烧着两把火,灼热的像是要把一切的不平烧成灰烬一般。
        她死死的抓着石头,指节用力到发了青白的颜色,她嘶吼,“来啊!不是要欺辱我吗!不是觉得我罪该万死吗!那就一起死!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未完待续
        徐子妗会怎么打脸这些人,
        她跟傅斯年之间的关系还会有好转吗?

        关注情话拾读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
        香港马会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香港马今开奖结果一百度-香港马经资料一肖中特